不锈钢板厂

主页 > 不锈钢板厂 >

我在杭州做工匠
更新时间:2021-07-19

  今年,“杭州工匠”大家庭里又多了30个烁烁发光的名字。最小22岁,最大76岁,行业涉及金融、社会治理、机器人、木版水印等众多领域。

  从五千年前的良渚玉器,到北宋的活字印刷,再到近现代王星记、张小泉等一大批老字号,以及如今那一串串跳跃云端的数字代码,杭州的大建设大发展,是代代工匠们一眼万年、匠心铸就的作品。

  2019年4月3日,杭州市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作出决定,将每年9月26日设立为“工匠日”。这是全国首个经地方人大决定设立的“工匠日”,再次表明了杭州对工匠和工匠精神的传承和致敬。

  时代在召唤更多的杭州工匠。每一位兢兢业业的建设者,都是工匠精神的践行者。

  下城区秋水弄、杭州长江实验小学的操场边,一座比教学楼略低的房子隐匿在层层叠叠的“竹林”里。入口处,三个充满稚趣的“竹型字”给房子盖上了“印章”——“十竹斋”。魏立中就是这里的斋主。

  对于很多人来说,木版水印或许是个生僻词,但若说到北宋毕昇的活字印刷术,相信每个人都不会陌生。按通俗的话来解释,木版水印可以说是活字印刷的升级版,活字印刷印的是白纸黑字,木版水印印的是彩色版画。

  为何会从事这个复杂又看似“冷门”的艺术?魏立中回答:有些事情当你深入了解、深入研究后,你会爱不释手。魏立中将自己与十竹斋木版水印的相处称为谈恋爱,并称“沉浸其中,感到非常快乐”。

  与木版水印初识是在1990年,当时在描摹方面已小有造诣的魏立中,进入浙江美术学院绘画专业深造,在一次讲座中,他看到了一幅《雁荡山》画,当得知这幅画是由127块木板画成的时候,他感到十分震撼:怎么可以用颜料和木刻画成一幅国画的样子?

  带着疑惑,魏立中学习了很多木版水印的历史和技术,越了解越觉得有意思,越有意思就越往下钻研。

  2001年,潜心10年多的魏立中正式创办杭州十竹斋艺术馆,为木版水印重挂招牌。为什么叫十竹斋?魏立中在研究历史时发现,远在唐代,单色木版印刷已经具有相当水平,但木版水印真正的鼎盛时期,是明末以十竹斋为代表的“饾版”“拱花”等套色叠印。

  “虽然十竹斋工坊已经消失了400多年,但作为木版水印的传承者,我有义务重新擦亮这块招牌,向辉煌的十竹斋致敬。”魏立中说。

  如今的十竹斋,大堂内画作满目。“你看这2.2m×3m的千手观音图,是用世界上最大的雕版做成的;这幅0.6m×0.9m的四美图,要用上80块木板才能完成……”目前,十竹斋已经用木版水印复制了唐868年王玠刻本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《玄奘西行图》《雷峰塔藏经卷》《十竹斋笺谱》《十竹斋书画谱》等重要作品。

  “就像拆解一只手表后,你要完好无缺地把它装回去,你就得了解这只手表里所有的构造。印刷前人的作品也一样,我时常想,他在画这幅画时用的是什么笔、什么颜料,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在画?这个过程仿佛穿越时空与古人交流,我很享受,所以感觉时间过得特别快。”大堂中央两米宽的屏风后,就是魏立中的工作间,如果没有外出交流活动,他每天从早到晚的时间都在这里静静流淌,一不小心,就到了深夜。四五张并排的桌子上,依次放着木板、刻刀、刷子、耙子、颜料等木版水印工具。从亮堂堂的台灯下,魏立中拿起正在雕刻中的约16K大小的《雷峰夕照》说道:“木版水印工艺主要分为勾描、刻版、印刷3道工序,比如这个《雷峰夕照》,全部工序完成大约需要7天。”

  正如自己最喜爱的作品《一团和气》一样,言谈举止中,魏立中总是透露着和善和欢喜。如果不是特别问起,很难了解到,他为了十竹斋,曾卖掉一套排屋、两套公寓。

  “做民间艺术一般都会更辛苦一些。我希望十竹斋木版水印不单单是一门印刷术,而应该是一件工艺品、艺术品、文创品。”这些年,魏立中一直在传承的道路上迈着创新的步子,比如木刻文化名人肖像印、《二十四节气》作品等。尤其是《二十四节气》,魏立中花了三年时间,经历了原画创作、原画分版、勾描、复描、上样、雕版、按版、涂色、印色等多套技艺流程,以一诗一画一节气的形式,将传统文化中的节气以版画方式呈现,让人耳目一新。

  “我希望杭州能建一座木版水印博物馆,向更多人讲述木版水印的故事。”眼下,魏立中还在不断寻找“苗子”,传承木版水印。他认为,艺术要从娃娃抓起,要让他们在从小的耳濡目染中得到熏陶,这也正是他选择到学校教书的一大原因。“木版水印就是以木为纸,以刀为笔,要让刀在木板上犹如笔在纸上飞舞,没有10年功夫是学不好的。”令魏立中欣慰的是,越来越多的孩子喜欢上了这门艺术。每个学期选课时,魏老师的课全靠网速来“秒杀”。一堂木版水印课2个小时,很多小朋友直到放学家长来接了,还是不肯下课。

  兼具历史文化名城与创新活力之城的杭州,不仅需要虚怀若谷的传承,也需要天马行空的发明。

  说到杭州的发明,城市大脑首屈一指。2016年,杭州开始试点建设“城市大脑”,最初想解决的是交通拥堵问题,之后,以数字赋能的城市大脑不断跑出新速度。“20秒景点入园”“30秒酒店入住”“先就医后付费”等场景不断刷新市民游客的生活体验。今年疫情期间,杭州更是率先推出健康码、“亲清在线”等模式,为疫情防控频频送来暖风。

  正是在这些特殊时候,我们对那些长居电脑前的程序员有了更深的了解,也为他们的专业和敬业肃然起敬。

  在今年的“杭州工匠”名单里,杨波就以一位程序员的身份榜上有名。杨波是晟元数据安全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算法开发部经理。这是一家专门做指纹识别、信息安全及条码识别的技术原创型公司。杨波的工作,就是负责这些领域的算法开发,尤以指纹识别算法最为突出。

  “市面上每两把指纹锁中,肯定会有一把锁的指纹模块是由我们公司研发的。”说起技术,这位80后程序员立马变得开朗起来。

  杨波属于新杭州人,老家在安徽马鞍山,中学时期,他的理科成绩就特别好,高考分数还排进了全市前20名,在填报志愿时,杨波选择了自己感兴趣的浙江大学微电子专业。

  “20年前中国的芯片技术还不是很发达,但我就是很好奇,这个芯片是怎么做出来的。”不过,年少成才的顺风顺水并没有让杨波好好珍惜,在他的履历上,大学时间是1998年-2003年,杨波很不好意思地说,那是因为大学天天玩游戏,不好好学习,所以被留级了一年。

  毕业后的杨波可算“靠谱”了。从指纹模块硬件设计,到指纹识别、二维码识别、人脸识别等算法研发,他一步步扎扎实实地走着。

  电脑、开发板,是杨波工作时的两大必备工具。先在电脑上进行算法开发,再用这个算法,在开发板上进行试验,如果试验不成功,就继续改算法、继续试验,如此周而复始。“困难是一直都存在的,唯一的办法就是一直想一直试。”杨波说,研发工作不是简单的重复劳动,以指纹识别算法为例,要想把指纹识别的时间由1秒缩短到0.5秒,需要分析清楚在这个算法中,哪里的时间多了,哪里可以改,哪里不可以改。目前,杨波在工作中已获国家四项发明专利,参与开发的信息安全与指纹识别芯片AS578,也在2017年获工业和信息化部“中国芯”安全可靠产品奖。

  “所谓工匠精神,我觉得就是把一件事做到极致,这个追求是永无止境的。”杨波说,指纹锁最关键的地方在于指纹识别部分,随着技术的进步,方便的指纹锁会受到更大的欢迎。眼下,他们正朝着这个方向努力,研发更高要求的指纹识别算法。

  “书痴者文必工,艺痴者技必良”。工匠代表着一个时代的气质,常与精雕细刻、精益求精相连。新时代的杭州,也赋予了工匠和工匠精神更加深远的意味。

  从2016年起,我市每年开展“杭州工匠”认定工作,旨在大力弘扬劳模精神、劳动精神和工匠精神,培育造就一支规模大、素质优、技艺精,具有工匠精神的高技能人才队伍。截至今年已认定120人。

  2019年4月3日,杭州将1937年建造的钱塘江大桥正式通车日9月26日定为“工匠日”,不仅向跨时代的杰作致敬,也向工匠精神致敬。

  今年9月16日,全国首个劳模工匠主题公园开工,杭州的劳模工匠有了自己的文化公园。

  9月26日,第二个“工匠日”当天,杭州工运史资料陈列室暨劳模工匠展示厅开馆,用图片、实物、场景还原等,弘扬劳模工匠精神。

  这一系列温馨的举措,给了杭州工匠们不断前行的信心和动力,也在全社会形成了尊崇工匠、学习工匠的良好氛围。

  既“科技创新30条”“人才新政27条”“关于提高技术工人待遇的意见”等政策后,今年1月,杭州发布《关于进一步加强“名城工匠”培养生态建设的实施意见》,其中指出,到2022年,杭州高技能人才占技能人才比例将达到35%以上,杭州要打响“名城工匠”品牌,在全国率先建成高技能人才强市。

  杭州的建设离不开每一位外来务工者的线年以来,杭州市总工会坚持资助优秀外来务工人员上大学,至今已累计资助了4400余人毕业。今年的资助活动中,本科学历教育有112个专业可供选择,包括会计学、网络工程、电子商务、电气工程及其自动化等。杭州正敞开胸怀,拥抱每一位工匠精神的践行者。

  在新时代大力弘扬工匠精神,对于推动社会进步和倡导职业精神,对于助力制造强国和推进经济高质量发展都具有重要意义。

  杭州正在全力推进数字经济和新制造业“双引擎”,智能时代更需要精益求精、追求卓越的工匠精神,工匠精神不仅可以使智能产品更专业、质量更好,而且有助于更高水平的产业转型升级。

  如何在杭州弘扬新时代的工匠精神?首先要在全市倡导崇尚工匠精神的社会风尚,放大“最美效应”,尊崇“最美匠人”,推动“新制造+新匠心”的融合。杭州城市文化积淀中就蕴藏着追求精致、追求典雅和追求卓越的文化基因,要加大对新工匠精神的典型宣传,同时建议出台更多的鼓励政策,营造更浓厚的匠人氛围,通过各类技能大赛、各种展示平台,加大对新时代工匠精神的培育和引导,真正让全社会都形成尊崇工匠、点赞工匠的良好氛围。